从化商贸网

投诉

当前位置: 首页 > 汽车 > 投诉 >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10月26日,参加完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卢丽安从北京返回上海,在复旦大学开始日常的教学工作。在本次党代会上,与台湾省代表团成员大多为定居在大陆的台湾籍第二代不同,她是唯一一位土生土长的台湾籍党代表。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记者:你好,我是台湾中天电视台的记者,有些人说你当选了中共党代表,你就会不爱台湾了,会这样吗?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卢丽安:这个问题我觉得逻辑很好笑,我还是中国的妇女代表,那怎么办呢,我先生怎么办呢?毕竟我们现在是2017年,不是1927年,不是1937年,不是1947年,我想我们都要有信心有勇气,不要再纠结于过时的对立的意识形态里面,我想我们爱台湾,也可以爱祖国大陆。我们爱台湾,也可以爱祖国大陆。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卢丽安感性真诚的回答,感染了在场的记者。媒体的广泛传播,让她迅速进入到公众的视野中。1968年,卢丽安出生于台湾高雄一个小县城,虽然地方不大,但这里居住着台湾原住民和来自福建、广东的迁居者,以及随着国民党来台的大陆各省人,不同的族群有着不同的风俗、语言和文化,多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冲击着卢丽安的孩童时代。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卢丽安:等到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开始陷入一种有点儿手足无措的情况。

  记者:为什么?

  卢丽安:因为老师们讲课的口音很不一样,比如说同样都是蜘蛛,墙壁上有一只蜘蛛,我知道闽南语怎么讲,蜘蛛,可是可能有的老师他的口音,他就说有一只蜘蛛。另外一个老师,有一只蜘蛛。面对许多老师他们不同口音的普通话,所以初中的时候,的确学习上挺挑战的。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台湾岛内的时局给年轻的卢丽安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卢丽安:我小时候也很怕一种景象,周末回家,有时候坐夜车,晚一点的车,都已经黄昏了,我最怕道路旁边的小房子,里面一盏昏黄的灯。

  记者:为什么怕?

  卢丽安:因为车子会经过的那一条路,老兵们他们住在那一条路比较多,透过那一盏昏黄的灯,我一瞥,灯下是一个空空的桌子,看到的是一种清寂的房子,感受不到温暖,一个老兵,老伯伯孤孤单单坐在那,可能看着电视或者可能是发呆,台湾那时候在拼经济,不太关心得到这些我们现在认为是比较底层的群众。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1990年,卢丽安从台湾政治大学毕业。之后,她远赴英国爱丁堡大学英国语文学系留学,海外生活让她多了一种看台湾的视角。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记者:在你留学的时候,有没有人问是从哪来的,你怎么说?

  卢丽安:有,很多人都会问我从哪来,我说台湾,台湾来的,很多人说台湾,观光业很多,海滩很棒,我说不,你搞错了,那个不是台湾,他搞错了,他想成泰国,所以有点受到刺激打击,自己来自的那块家乡,在国际认同上是比较容易被混淆的,这有点打击我的信心。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1997年,卢丽安在海外经历了香港回归,这次经历给了她进一步的触动。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卢丽安:电视上好多新闻,我们大家约着一起看直播,我们英格兰的那个同学他愁眉苦脸的,他说大英帝国又丧失了一块领土,我们那个印度的同学就说,因为印度之前也是从大英帝国那出来的,他说你说那什么意思,香港九龙那边本来也不是你们的,我们澳门的同学说,对啊对啊,我们澳门也很希望早一点回归,我发现我在那傻笑着,我在那傻笑着,我想对啊,都有道理,每个人的立场的确都是一个立场,那我自己的立场是什么。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在英国爱丁堡大学获得了文学硕士学位之后,卢丽安又到英国格拉斯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这期间,她和现在的丈夫相识结婚,和其他大多数的台湾留学生一样,夫妇两人最初的选择是回台湾工作。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卢丽安:我先生已经比我早毕业两年,而且他在台湾已经博士后做两年了,所以本来的确是想着,既然先生回台湾了,以后我也跟着回台湾找学校任教就好了。但是有一些情况逐渐浮现出来,台湾那时候政治形势开始令人挺忧心的,那时候有一些打着统一的旗号,但是已经在做一些分裂的,为以后所谓的台湾独立的路线方针垫底的一些政治事件出来。

  记者:您和您丈夫都是学者,一个意识形态也好或者政治道路的选择也好,会对一个学者产生什么影响?

  卢丽安:学者毕竟还是要安身立命,我先生他是我们所谓的外省第二代,我公公那时候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没得上学,没得工作,走投无路了,只好登上了一艘船,出去了,我先生是遭受过这种省籍情结的歧视,所以他十分痛恨社会不公正、不公平正义的现象。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个人对社会的观察和体验,加上上世纪90年代中期,台独势力导致台湾岛内局势不稳,两岸关系紧张。卢丽安夫妇做出了一个当时令很多人都不理解的决定,到祖国大陆的上海定居就业。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记者:什么原因让您选择大陆?

  卢丽安:首先我不怕大陆。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记者:怎么会用怕这个字?

  卢丽安:因为现在很多岛内的乡亲,他们可能是怕。

  记者:二十年过去了还在用这个字?

  卢丽安:很不幸的,这种怕不是我怕你,而是心里面一种隐隐约约的焦虑,不知道如何面对两岸的关系以及走向。

  记者:在您决定回到大陆来之前,跟家人在沟通的过程中,家人恐怕也反对过?

  卢丽安:我自己的家人不反对,他们认为改革开放了,那也是咱们祖国大陆,不要怕。

【面对面】卢丽安:我从台湾来

  经过申请,1997年,卢丽安夫妇到上海复旦大学任教,开始了他们在大陆的生活。

  记者:因为那个时候出现在上海的往往都是台商。

  卢丽安:对,没错。

  记者:没有台湾老师?

  卢丽安:没有台湾老师,所以我们是第一例,真的两个人是第一例。

  记者:如果回台湾做老师和回到大陆做老师,收入会相差多少?

  卢丽安:十倍吧,十倍不止吧。

  记者:有职业的年轻人来说,您不把收入放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因素吗?

  卢丽安:从事教育的人或许不会那么把金钱放在自己生涯考虑的劳动所得的首位。

  记者:那您回来目的是什么?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