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化商贸网

欧洲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 > 欧洲 > 二代流动人口

二代流动人口

二代流动人口

二代流动人口

摘要:“新生代流动人口”或“新生代农民工”的提法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不符合现实情况的需要,本文在全面梳理国外二代移民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提出“二代流动人口”的概念和划分方式,通过与现有的“新生代流动人口”从理论上进行对比论证了“二代流动人口”群体在未来流动人口研究中的重要意义,最后为人口普查和各项有关流动人口的专项调查提供了数据采集方法上的建议,并提出了未来一些相关的研究议题。

关键词:新生代;二代流动人口;融合理论

中图分类号:C92-0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0-4149(2017)02-0042-13

DOI:103969/jissn1000-4149201702005

收稿日期:2016-05-05; 修订日期:2016-12-28

基金项目:2011年度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第二代移民研究”(11JJD840002)。

作者简介:段成荣,法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靳永爱,法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讲师。靳永爱为本文的通讯作者。

一、问题的提出

流动人口规模急剧增长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经历的一个重要社会变迁现象。20世纪80年代初期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时,我国流动人口规模仅为657万[1],而到2015年已经增长到247亿[2],增加了约37倍。伴随着规模的增长,流动人口内部也出现了一些重要的变化,新的群体逐渐进入人们关注的视野,比如流动儿童、流动女性、流动人口配偶等。在针对流动人口各个子群体的研究中,新生代农民工是近年来学术界及社会各界讨论的热点。在中国知网上以“新生代农民工”为关键词进行查询,研究文献达6400余条,2016年截至投稿为止文献已经超过了300篇。而2010年在中央1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进一步夯实农业农村发展基础的若干意见》里面特别提到“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着力解决新生代农民工问题”。可见,社会各界都高度关注新生代农民工问题

需要说明的是,新生代流动人口/农民工两个概念在目前文献中都混合使用,本文不做特别区分,遵照文献原文表述,有的地方使用“流动人口”,有的地方使用“农民工”,本文作者倾向于表述为“流动人口”。。

那么,新生代农民工是指哪一个群体?有什么特征让它从流动人口中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单独的问题?为什么受到如此广泛的关注?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必须清楚界定这一群体。王春光提出农村流动人口已出现代际变化,与20世纪80年代的流动人口相比,90年代的流动人口在流动动机和其他许多社会特征上呈现很大的不同,他从社会认同的角度,提出新生代农村流动人口概念[3]。这个群体最大的特征就是既无法认同城市社会,又减弱了对农村社會的认同。所以,按照王春光的研究,新生代流动人口是“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成长和受教育于80年代,基本上于90年代外出务工经商”的一个年轻群体,他们的年龄普遍较小[3]。罗霞、王春光在研究新生代农村流动人口的外出动机及行动选择时,将这一群体界定为“20世纪90年代从农村外出务工经商,年龄在25岁以下的流动人口”[4]。刘传江进一步界定“1980 年以后出生、20 世纪90 年代后期开始进入城市打工的农民工”为第二代农民工。全国总工会在《关于新生代农民工问题的研究报告》中将新生代农民工界定为“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以后,年龄在16岁以上,在异地以非农就业为主的农业户籍人口”[5-6]。由于数据操作上的方便性,“1980年出生”成为普遍使用的界定方法,多数研究都以此为标准分析新生代农民工。因为涉及就业研究,年龄下限一般设定在16岁。2011年原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开展的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专门调查了新生代农民工,调查对象是“在本地居住一个月及以上,非本区(县、市)户口,16—31周岁流动人口”。

对新生代流动人口的界定已经基本定型,界定标准考虑了以下几个因素:年龄——较年轻;流动时间——20世纪90年代以后;社会认同——对城市和农村的认同感都不高。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这种以出生年份和年龄界定的方式存在的问题越来越多。首先,以出生年份界定会导致时间越长所纳入的人越多。2010年新生代农民工为16—30岁人口,那么2015年则是16—35岁人口,2020年将是16—40岁人口。随着年份的推移,最后所有流动人口都会被包含进来。这显然不符合提出“新生代”概念的初衷。之所以关注新生代,是因为这一批流动人口与老一代相比,因为年龄较年轻以及特殊的社会环境,他们有着单独的特点,存在特殊的问题。

其次,考虑到新生代群体年龄上应该是年轻的群体,如果以年龄来界定,如将16—30岁年龄段的流动人口界定为新生代流动人口,也存在问题:一是年龄界限上几个相邻的年龄很难说他们的特征有很大差异,比如30岁与31岁;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目前的新生代完全替代老一代成为流动人口主体后,以后的“新生代”将与现在的新生代有很多共同特点;三是在不同的年份新生代群体不同,同一个人在今年是新生代研究对象到明年就被排除在外了,这也是很不合理的。

再次,目前在对新生代流动人口特征研究方面,主要通过与老一代对比说明,比如在工作、收入、社会认同等方面的差异。但是,完全将这种差异归因于“新生代”的身份是不太合理的,这种归因忽略了年龄和流动时间的影响,即在生命历程的不同阶段,会存在差异。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在流入地时间的增长,他们的状况可能会有所改观。过分强调这一群体可能导致忽视整个流动人口的问题,因为已有研究提到的大多数问题实际上可能是我国整个流动人口群体所面临的问题。

有学者已经意识到新生代农民工划分存在的问题,在研究中提出了新的划分方式。比如,段成荣、马学阳以出生年代将农民工分为新生代、中生代和老一代,提出划分代际的“出生年代”标准是动态的,在不同年份需要重新界定“出生年份”,但不同代际年龄段可以保持不变[7]。梁宏根据父母的流动经历将新生代划分为第二代农民工(父母有流动经历)和非第二代农民工,同时还根据少年时期的流动经历进一步将第二代农民工划分为流动一代和留守一代[8]。王春光在分析新生代农民工面临的困难与挑战的时候也提到了“第二代农民工”[9]。张庆武等从新生代群体中分离出16岁以前就来到北京并在北京居住5年以上的流动人口,分析了流动人口二代务工人员的群体特征[10]。这几个研究是对已有新生代农民工研究的补充,是意识到简单划分存在问题后进行的改进。不管划分方式如何,归根结蒂归纳的

是流动人口中特征最明显和问题最多的群体。

相关信息: